向真而生——《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读后感

作者:朱红乔 来源: 录入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13日 点击数:

小时候,伴随着京剧味十足的伴奏,由王刚负责配音的“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这句话,都会在清晨时分准时传入耳畔。节目的内容纪录了每天一个小人物的日常生活,没有剧本的彩排,没有复杂的设计,原汁原味的呈现给各位观众。每个工作岗位上的小人物有着各自的生活,其中的酸甜苦辣因为真实,所以给人以温暖。不需要主持人的过多旁白,一帧一帧的镜头放映过着,老百姓们看过了,也就都懂了。

如今翻开这本《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陈虻,我们听你说》,才邂逅了陈虻,终身致力于制作有着深刻内涵的节目的电视人。但可惜认识得颇晚些,人们哭过,悼念过,散去的时候,我庆幸还能阅读这本书,并为他不灭的智慧光芒有所感悟。正如陈虻所说的“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人没有了记忆,或者没有人来印证你的记忆,那等于死亡。”

在真实坐标系中的探索

说到陈虻制片的电视节目,不得不联想到那些“不给力”的电视节目,缺少的也许就是这样一份真诚,当某些电视人有意地低估了受众,其实在为“自己的低级趣味制造借口。”思考是人类的本能,媒体人在追求利益的同时,应当学会的如何认识深刻、表达深刻,在自己的认知坐标系中,为自己创作的艺术作品流下感动的两行热泪。再强大的制作团队也改变不了节目的灵魂,纪实影像不是一种技术,而是一种思考。

写到这里,想到书中经常被陈虻先生提到的一个故事,《生活空间》中拍摄的一个叫《姐姐》的节目。这个节目讲述的是一对夫妻生下一对龙凤胎,因为孩子们同时生产,便将女孩任命为姐姐,这个故事同样记录的是百姓生儿育女的生活的掠影,最初被编导命名为《成长的烦恼》,陈虻却建议将名字确定为《姐姐》。虽然只是个名字的转变,主题从热闹的故事聚焦到一个女孩的身上,因为出生时父母的任命,她的命运瞬间被改变了。因为是姐姐,中国农村的传统习俗和重男轻女思想,被掩饰为姐弟之间的理所应当。这个故事正是因为陈虻先生的认知坐标系,而产生了颠覆。

 

而我在平时的工作中有时候也会犯了因为主观臆想而为孩子定性的错误。之前在我心中我一直认为男孩子该让着女孩子,在处理一些男生女生的冲突时候,我会先批评男生,让男孩子让着女孩子。其实现在想想,无论是男是女,大家都是孩子,应该平等对待,就事论事。我们因为“确立了一个坐标系,在这里进行观察和判断,也有了选择和取舍。”人们尝试开始思考和进入自己对事物认知的坐标系中,寻找出发点,接受着,处理着各种各样的信息。

我不是在“育书”,我是在育人

无论我们走了多远,我们都不要忘记自己从何处出发,当初为什么出发。如今的我刚走出象牙塔,怀揣着自己模糊的想法踏上教师的工作岗位。我学着改变自己,让复杂的工作驾轻就熟,学着让自己踏上捷径,埋头向前奔跑,学着种种技巧的同时,忘记了如何深刻思考。我面对的是接受教育的学生,在传授专业知识的同时,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到真实的人性。当我低估了这些孩子的接受能力,一味追求认可的同时,这样连自己都无法被说服的教育更不会被学生认同。

陈虻希望自己的说法不是铁锹,是充饥的馒头。“给你一把铁锹你就只能挖坑。我给的应该是馒头。你吃下去浑身是劲,愿意干啥就干啥。”所以,在教育知识的同时努力去教育人,这是一种思想能量的交换,我思考出有意义的语言,变成了学生思维的前进动力,还有什么比这样更价值的呢。

陈虻去世了,但只要我们真实的路上不断深刻思考,教育不死。只要我们不因为怕失去而变成我们最初的反对的人,教育不死。只要我们尊敬教师职业的伟大使命,教育不死。只要我们仍然在每一个学生的身上投入我们的心血,教育不死。只要我们在人们倦怠的时候仍然站出来说“一切为了孩子好”,教育不死。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