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从不停止思想的教育人——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读后随笔

作者:陶彩红 来源:本站原创 录入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20日 点击数:

                    一个从不停止思想的教育人

                                        小学语文组:陶彩红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读后随笔

当捧起《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这本书时,看到封面上熟悉亲切的面容,翻看电视名人的倾情作序,读到一句句触动心弦的语录,内心湿润润的读下去。随手浏览翻阅的时候,第一段跳入视线的是这样一段文字:

陈虻的部下,《社会记录》的策划王开岭,在陈虻去世后,写过一段评价陈虻的文字,曾经传诵一时:“一个性情温美的兄长,一个纯真的人生和社会理想主义者,一个在纪录片经验、新闻理想和美学体系上创下个人标签的人,一个以自己的额头、语言和手势招来崇拜的言说者,一个以才情和风度提升了男人品质的绅士,一个多愁善感、常因一段镜头而流泪的审片人。一个废寝忘食、生活极度简单终致身体报复的人。”仅仅是心痛吗?也许,无语是最好的感受。

遗憾悲痛之余,更多的是敬重,一种难以言语的敬重心中萌发,因为,“一个从不停止思想的媒体人是值得尊重的。”

的确。崔永元直白的话语令人深思。“我们有一万个理由说节目做不好,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种种约束下的所谓创新太像个名目,唯收视率的创作更像是一个市侩商人,不中规中矩就哗众取宠,不像个职业更像个圈子。诸多的理由足以让我们但求无过,可我们有什么理由和障碍让自己停止思想呢?托洛茨基、索尔仁尼琴被逐出祖国,遇罗克在囚牢里,他们的思想也未曾停止。而想,独立地想,是电视圈中的奢侈行为,很多人试试就放弃了,想,会让你很累,会累出病来,说出想法,会让你的处境艰难,会让你身边顿时失去很多盟友。”陈虻对职业的敬重很大程度上体现在他不停地想,他的想法赤裸裸又直白,因为思想,陈虻永远美丽。

由此,作为一个教师角色的职业人,我想,甚至比媒体人更需要有不停的思想。虽然自己多年教育工作已然成为一种习惯,一种定势,一种所谓的风格,思想,不停地思想,大胆地思想,超越自我的思想,才是真正的激情,真正的使命,真正的投入,真正的教育事业,真正的一切为了孩子,真正的为了一切孩子,真正的为了孩子的一切。

我,坚守着自己的教育蓝天,需要更多思想的火花,需要更多创新的理念,需要更多的与时俱进,执着需要新鲜,激情需要活力,坚守才能美丽。这,就是2015年教育工作的思想源,希望自己是个思想的教师,让我的教育生涯的保质期更永久一些,再久远一些,再新鲜一些。

笛卡尔说过:“我思故我在”。

我想,教书育人是教师的天职。教师要完成这一根本任务,离不开教育教学思想。教师的思想,是指在教育教学实践中形成的思想体系,涉及到教师的政治、哲学、教育思想等方面,但最主要是教师的教育思想。做一个有思想的教师,就是对教育教学有认识、有独创见解并能自成体系的人,也就是善思考、会思考的教师。 

苏格拉底说过:“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他有思想。”

试想,当一个教师没有了思想,很难想象他的生命、他的教学将处于什么状态。

  我再一次地希望自己做一个有思想的教师,唯有有思想的教师才会体味到教育世界的丰富,才会不断超越自我,能够在教学改革中勇于探索,享受到教育的幸福。

我时刻提醒自己,希望自己成为奋进的,创新的,思想的教师。因为,一个从不停止思想的教育人是值得尊重的。

                                                                                                  20153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